教訓!污水處理廠主管偽造在線監測數據,被判刑10個月!

返回列表日期:2020-01-17閱讀:128

徐州鐵路運輸法院審理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曹峰犯污染環境罪一案,于2019年5月24日作出(2018)蘇8601刑初168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曹峰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上訴人,聽取辯護人意見,并送同級人民檢察院閱卷,認為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決認定: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是國控重點排污單位,根據《江蘇省污染源自動監控設施社會化運行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其公司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由第三方徐州市利源科技有限公司運行維護,不得擅自校準維護和修改參數。2017年2月至6月間,被告人曹峰擔任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工藝主管,其明知更換監測污水樣品會導致監測數據失真,為逃避監管、節約重置機器成本,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條件,將該公司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取樣進水管斷開,用自制的液體替代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在該公司污水排放口所取的污水樣品上傳數據,同時將含有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的污水直接排放,嚴重污染環境。
2017年6月14日凌晨,被告人曹峰更換污水樣品時被徐州市環保局執法人員當場查獲,并因上述違法行為,徐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于2017年6月23日對其作出拘留十五日的行政處罰。2017年7月8日,被告人曹峰被公安機關刑事傳喚到案,到案后如實供述了其犯罪事實。
原判決認定上述事實,有經一審庭審質證的公安機關出具的發破案經過、到案經過、戶籍信息證明、行政處罰決定書、現場檢查(勘察)筆錄、調查詢問筆錄、現場指認筆錄及照片、用工證明、生態緣污水處理廠監測數據報表、水污染源自動監測設備運行維護日常巡檢表、水污染源自動監測儀校準記錄表、《關于印發2017年徐州市重點排污單位名單的通知》、第三方運維合同書,被告人曹峰的供述與辯解,證人周某甲、周某乙、趙某等的證言,徐州徐測環境檢測有限公司出具的檢測報告、徐州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出具的監測報告,現場檢查視頻等證據予以證實。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曹峰違反國家規定,擅自更換重點排污單位的監測樣品,干擾重點排污單位的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嚴重污染環境,其行為已構成污染環境罪。公訴機關指控其所犯罪名成立,原審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曹峰到案后能如實供述其罪行,具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當庭表示自愿認罪認罰,且系初犯,可以依法從寬處理。綜上,為保護國家生態環境,懲罰污染環境犯罪,根據被告人曹峰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及其認罪、悔罪表現,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第五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七項、第十七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財產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被告人曹峰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上訴人曹峰的辯護人提出:
一、曹峰沒有污染環境的主觀故意。根據曹峰的供述,為了保證儀器的有效性,需要由第三方定期對儀器進行校正、維護,曹峰擅自代替第三方調試設備是為了保證數據的準確、真實性,同時節約重置機器設備的成本,而不是為了將不達標的數據變更為達標的數據。原審法院對曹峰為了節約成本的主觀目的也已查明并確認,故曹峰無污染環境的主觀故意。
二、曹峰無篡改、偽造數據的客觀行為。曹峰為了調試設備,用自制液體的參數檢測驗證設備是否能如實反映樣品的參數值,如果檢測數據與樣品數據存在偏差,則表明設備存在問題,需要進行調試、維護。在曹峰任職期間,除在設備調試期間,設備上傳的所有數據均是對排放污水的如實檢測數據,并不存在曹峰對上傳數據進行篡改、偽造的客觀事實。
三、本案排放的污水完全符合排放標準,沒有污染環境的損害后果。且原審法院對該事實并未查明,基礎事實不清,原審法院應當對定罪量刑的重要事實進行查明。污染環境罪打擊的是污染環境的行為。原審法院查明事實部分并未有曹峰排放污水超標的事實,實際上排放污水符合國家標準,事發當天環保部門對出水口污水進行了取樣。根據量刑指導規則的規定,應當查明影響量刑的一切事實,既要查明犯罪構成的事實,又要查明不影響犯罪構成而足以影響量刑的事實,全面、準確地提取對量刑起作用的事實要素,以此為基礎確定刑罰的量。原審法院對于出水口污水是否超標這一嚴重影響量刑的事實并未查明,事實不清。綜上,請求二審法院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改判曹峰無罪。

對于上訴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訴理由、辯護意見,結合查明的事實,依據法律規定,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關于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曹峰沒有污染環境的主觀故意的上訴理由、辯護意見,經審查認為,是否具有環境污染犯罪的故意應當依據當事人的任職情況、職業經歷、專業背景、培訓經歷、本人因同類行為受到行政處罰或者刑事追究情況以及污染物種類、污染方式、資金流向等證據,結合其供述進行綜合分析判斷。本案中,《關于印發2017年徐州市重點排污單位名單的通知》、邳州生態緣污水處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13日出具的曹峰任職證明、曹峰的供述等證據可以證實,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是國控重點排污單位,曹峰于2012年左右至2017年間擔任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工藝主管,負責該廠污水處理工藝調控,且明知依據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該公司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由有資質的第三方運行維護公司進行維護,未經許可不得擅自停運污染源自動監控設施、修改相關參數和數據等。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系國控重點排污單位,曹峰擔任該公司工藝主管長達5年左右的時間,明知更換監測污水樣品會導致監測數據失真,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條件更換監測污水樣品,其主觀上知悉其行為的違法性,存在逃避監管的主觀故意,另結合在更換監測污水樣品期間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將含有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的污水直接排放的事實,足以認定曹峰主觀上具有污染環境的故意。故對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該項上訴理由、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曹峰無篡改、偽造數據的客觀行為的上訴理由、辯護意見,經審查認為,徐州市環境保護局現場檢查(勘察)筆錄、調查詢問筆錄及環保現場檢查錄像,證人周某甲的證言,曹峰的供述等證據足以證實曹峰違反規定,將該公司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取樣進水管斷開,用自制的液體替代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在該公司污水排放口所取的污水樣品上傳數據,同時將含有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的污水直接排放,屬于干擾重點排污單位的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的情形。故對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該項上訴理由、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本案排放的污水符合排放標準,未造成污染環境的損害后果的上訴理由、辯護意見,經審查認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七項規定,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七)重點排污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干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本案中,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是國控重點排污單位,曹峰違反規定,將該公司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取樣進水管斷開,用自制的液體替代氨氮在線監測分析儀在該公司污水排放口所取的污水樣品上傳數據,同時將含有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的污水直接排放,依法屬于嚴重污染環境的情形。另,現場檢查(勘察)筆錄、調查詢問筆錄、徐州徐測環境檢測有限公司出具的檢測報告、現場檢查視頻等證據可以證實環保部門于2017年6月14日對生態緣污水處理公司現場檢查時對該公司污水排放口的污水進行了取樣,經檢測污水中氨氮含量為0.67㎎/L、化學需氧量為24㎎/L。曹峰稱污水排放口的污水符合相關排放標準,但從檢測結果來看,污水中仍含有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故對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該項上訴理由、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曹峰提出的原判決對曹峰量刑畸重的上訴理由,經審查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嚴重污染環境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本案中,原審法院根據曹峰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及其認罪、悔罪表現,依法判處曹峰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并無明顯不當。故對上訴人曹峰提出的該項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曹峰違反國家規定,擅自更換重點排污單位的監測樣品,干擾重點排污單位的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嚴重污染環境,其行為已構成污染環境罪。上訴人曹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訴理由、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徐州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的審查意見與事實和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納。原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正確,量刑并無明顯不當,審判程序合法。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裁定為終審裁定。審判長 趙 濤審判員 周美來審判員 李帥勝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九日
1000炮金蟾捕鱼机打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百宝彩 安徽快3历史最大遗漏 体彩广西11选5结果 浙江6+1走势图乐彩 长沙麻将5块规则怎么算翻 襄阳同城麻将卡五星 好运快三是骗局吗 75秒极速赛车是谁 免费下载打麻将 排列5吧 云南快乐10分中奖查询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老十一选五推荐 排列5彩票历史开奖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